带我回到四合院的春天
我是典型的北方人,吃饭离不开浓油赤酱。童年的记忆中,只有香椿芽和酱没有关联。小时候我住四合院,院子里有梧桐和香椿两棵树,每年的三四月份香椿开始冒出红褐色的芽头,标志着春天和美食一同到来了。奶奶说,天暖和了,这红褐色的小芽就会变成绿色,味儿就会越来越淡,再想吃“芽”就要等来年了。短暂的赏味期,让香椿芽更显珍贵。那时,头茬的香椿芽一定是全院分享的,每家也就一两株,尝个鲜儿。邻居们也会回馈一些自家做的食物,小小的香椿芽印证了“远亲不如近邻”的老话儿。所有香椿美食都离不开“焯”这个环节,红褐色的嫩芽在沸水里打个滚就变成了碧绿,温度激发出香椿浓郁的本味儿,在简陋的厨房里弥漫着,扩散到整个院子。那时我会紧紧跟着奶奶,只见她在碗中打两个鸡蛋,把焯过的椿芽切得碎碎的,放到鸡蛋中加盐拌匀。随着锅里油温的升高,倒入的鸡蛋迅速地膨胀起来。鸡蛋、椿芽的香气混合着冲进我的鼻子,我旁若无人地吃着春天的那口“鲜儿”,吃在嘴里,香到心里。我跟“妍”的关系就像春天和香椿芽。她在西北长大,小时候没吃过香椿,但尝过之后便无法自拔。她最爱用盐将香椿芽腌一下,当每餐的点缀。没有任何干扰,品的就是香椿芽的本味儿。如今又到“椿芽季”,今年我早早买了两棵香椿树,种到院子里。往后余生,我想让我的那个她,每年都能吃到自己亲手摘下的第一茬香椿芽。(张振)2020-04-02 10:39:43:863香椿芽:带我回到四合院的春天1779美食美食http://www.sxdaily.com.cn/2020-04/02/content_8493394.htmlnull中国妇女报1/enpproperty–>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